夕岚x优的迷妹

优散√陆p√日常搞同学事情√

8.
  第五日清晨的阳光撒下,少许光线的照射让恍惚中的少年稍微有了点清醒。啊,又撑过了一天,这是……第五天了吧……真是没想到能撑到这时候……在物资耗尽的情况下。
  两天前少年的物资就已经耗尽了,相比较于雨林中的人,他即使能分辨出有毒无毒的植物,在沼泽他也没这个机会,再相比较于沙漠中的人,他虽避免了大量水分的流失,可也找不到仙人掌来摄取其中的水分,他所面对的只有身边好像走不完的沼泽,和从第一天起就和他和平相处的同学——江天宇。想起昨夜耳机里传来的冰冷的提示音,对待这些消息的态度已经从一开始的恐惧不安到现在的波澜不惊。这一转变也让少年十分的恐慌,他不是怕被别人杀掉,而是怕渐渐麻木的自己,也会迫于生计向同学动手……
  两天未进食,两位男生已经是渐渐虚弱了下来,如果他们再不做点什么的话……对上动了杀心的人,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相比之下夕岚那边反倒轻松许多,困扰的问题已经解决,物资也完全充足,可以说是本场游戏优势最大的存在了。
  夕岚已经和季攸商量好,他回去对面楼待着以保障安全,狙击手还是要在高处才有优势,而找上门来的人夕岚先应付,若是熟人没问题确认安全夕岚会悄悄打个手势,但是依然不暴露季攸的存在。
  沙漠边缘,一身劲装的短发少女擦着脸上的汗,腰间别了两把左轮,身后背着一个包,里面看起来东西不算少。
  “真的是……这里热死了,刚好,前几天杀了两个人获得了奖励情报,医疗用品持有者的位置……哈哈还附赠地图,城市废墟啊,看起来那里会比这里好呢,至少没那么晒吧。”短发少女拿出地图,嘀嘀咕咕的向着城市废墟的地方前进。
  一路小跑着前进,由于本身就在沙漠边缘,短发少女很快就来到了夕岚的附近,在少女仔细辨认是哪一栋楼的时候,夕岚接到了季攸传递来的信息,也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少女到来。
  还是那个门口,只不过这次,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短发少女一见到夕岚就欢快的扑了上去,夕岚也是满脸惊喜赶紧给季攸比了个是熟人放心的手势。
  少女在夕岚颈间蹭啊蹭。
  “唔岚儿,居然是你诶,好想你啊~”
  “我也想你哦,尽欢。”

7.
  原地愣了有几分钟,夕岚长叹一口气,她早该想到的,这场生死游戏,一定会改变一些人,改变一些事……
  放下王轲的尸身,她力气实在太小不太好处理,就地埋了淬毒的刀子——这种东西不能乱扔,夕岚也实在是不想带回去了。
  这次飞机来的慢了些,下午时分飞机才到,也不知是不是有别人死亡的缘故……想到已经又过去一天了,那个帮助自己的狙击手也在昨晚应该就耗尽物资了。想到这里,夕岚只拿走了一小瓶水,对着对面楼鞠了个躬,轻轻走回了自己楼。
  但夕岚没有就这么离开,在楼内小心的绕了个圈,夕岚成功找到小路绕进了可能是狙击手所在的那栋楼。
  直到夕阳西下,才渐渐传来人下楼的脚步声,躲在柱子后的夕岚看见来人的那一刻,再也忍不住,眼眶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少年是扶着楼梯下来的,一天不吃不喝他的体力应该也得到了极大程度上的削减,这栋楼又是那么高……
  夕岚悄悄跟在少年身后,看着他抱着枪缓缓走到王轲尸体边,吃力地拖着那具尸体走的远远的,才放下,旁边有个小土堆,估摸着是张佳天的尸体……明明自己已经快筋疲力尽了,他还是首先处理尸体……是怕自己看了不舒服吗……少年又慢慢走回原处,看着只拿走了一瓶水的物资箱,无奈的摇了摇头,驻足良久。
  夕岚轻轻走近——她走路一向被人说是幽灵般的,只要她刻意,一点脚步声都不会有——她听见少年轻声低语,“傻丫头……留这么多给我……万一出了什么事她身边没生存物资了怎么办……”夕岚再也忍不住了,她疾走两步,伸手,从后面抱住少年,泪水打湿了少年的衣衫,成功让少年呆愣在原地。
  “如果不是我在这守着,你还打算,瞒我多久。”委屈夹带埋怨的话语中又透着因哭泣而略显重的鼻音,让这句话更加深入少年心中。
  少年转身,小心翼翼地用衣袖为夕岚擦去泪水,又将人楼进怀里,“我本来没打算让你知道。”
  闻言,夕岚只觉更加委屈了,扑人怀里哭个不停,累了,又闷闷地说道,“你真的是,笨透了,就不能,一起面对吗。”
  少年只是叹了口气,“我独自一人揽下来,你的胜算会大很多。”
  夕岚用力捶打着少年,又哭了起来,“你真的是!谁要你这样一个人揽了,谁要赢这破游戏了,我没那么想活着!”
  “可是我想你活着。”
  又哭了好一会儿,夕岚只觉得她把剩下人生的所有哭泣,都留在了今天——她本不是爱哭的人。
  “不许逃开,接下来的,我们一起面对……攸。”
  “嗯,好,不走了。”

6.
  由于第二天的那些事,夕岚几乎整夜都没睡好,等到好不容易入睡,再醒来,已约摸着是第三日中午了。
  大脑渐渐清醒之后,夕岚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当即跑出去查看。
  尸体不见了。但是张佳天的那把枪,还有他的物资,还有奖励的生存物资,都丝毫未动。
  已经很明确了。
  但夕岚依然不愿意相信那个想法,如果真的是那么重要的人,自己该如何接受他未来死在自己面前?对自己的好,就是会害死他的最大可能。
  沉默着收起物资,他不肯拿走,只能自己先收着了,过了今天,游戏就正式开始了,不能,便宜了其他人,至少,不能让这些促成其他人的优势。
  下午也是出奇的平静,不过,也许这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了。
  耳边,和昨天一样的声音响起。
  “第三天,死亡人数,两人,死亡者,张磊,黄祉祺。”
  诶?又有人死了……这次的名字……有点耳熟……已经又有人,动手了吗……
  只是一切的疑问都不会有人解答,能做的,只有等待。
  第四天,夕岚醒的很早,自己的生存物资……也刚好用完,所幸还有张佳天的生存物资……和本不属于自己的,奖励物资。
  堪堪填饱肚子后夕岚便放下了食物,实在是,没有胃口,那位狙击手……没吃的了吧……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就在这时,外边传来了女生的声音。
  “这里……有人吗……?”
  是一个相对熟悉的声音……不费多时夕岚就想起来了,王轲,她天天收作业,所以她的声音夕岚是记得的。只是,这种情况下,她还敢这样直接叫人?万一被偷袭可怎么办。
  想着,夕岚打开了门走到了楼外,轻轻出声,“我在这儿。”
  王轲听见声音之后就跑了过来,双手背在身后,一只手勾起似是牵着另一只手。看到夕岚后,她抬起一只手打着招呼就跑过来了。
  “呀,夕岚你在这儿啊。”
  “嗯。”
  “真的是……居然发生了这种事……不过也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吧,已经,死三个人了啊……”
  看着面前小姑娘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夕岚不禁有些心疼,大家,本来都是好好念书的学生……突然遭遇这种事……
  正当夕岚抬手想拉王轲的时候,又是几乎同样的情况,再一次,有人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夕岚捂住嘴不让自己出声引来其他人,但是,狙击手,为什么要杀王轲……
  轻轻扶起王轲的尸身,一声清脆的金属落地的声音,让夕岚猛然想起了什么。
  大家食物和水都消耗完了,死亡游戏已经正式开始了!
  果不其然,王轲背在身后的手上握着一把刀……夕岚试探着在王轲未凉的手臂上划了一下,还在缓缓流动的血液变成了黑色!刀上,淬了毒!

5.
  太阳渐渐移到天空中央,夕岚周围大部分地方已经洒满阳光,她已经待了好几个小时了,在这几个小时中,空投奖励物资的飞机都已经来过了又走了,可是那位暗中的狙击手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也许,他没打算杀自己?
  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只能赌一把了……就赌那位狙击手打不打算要自己这条命!
  夕岚一咬牙,大踏步走出了原本的藏身之处,往房间走去。当感受不到太阳的温度时,夕岚知道,自己赌赢了,暂时,安全了。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都没有任何人的到来,想来,前三天想要动手的人还是可能只有非常少的几个。但让夕岚有些在意的事,一个下午,她依然没有听见任何动静,悄悄打开门看了一下,那些物资和张佳天的尸体也丝毫没被动过。难道,那位狙击手是打算晚上夜深人静再下来拿东西?也是捉摸不透他的意图……
  突然,一个荒诞的念头出现在夕岚脑中。
  难道说,狙击手对张佳天出手是为了救自己?不拿走物资是他想把物资给自己?
  甩了甩头,夕岚很快否认了这个想法,在这种情况下,才认识一个月的同学怎么可能对自己这么好,那些奖励的生存物资可是关系到他能否活下去的,又怎么可能就这么给了认识不久的自己。
  可是,有两个外来参与人员……
刚才那些路,加上击中张佳天后他倒地的时间,再加上自己愣神的时间,自己又跑的慢……本来……应该一开始就逃不掉的……
  越来越多不对劲的地方被想起来,荒诞的想法也渐渐有了存在的可能性。
  但是,但是,如果真的是那样,那狙击手……是谁……
  不管是谁,夕岚都希望不是她想的这样,希望只是狙击手怕一开始杀太多人造成局面不好控制,因为,不论是谁,那个人,都一定是她不希望看到死去的。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夕岚发现耳朵边不知何时戴上却一直没有声响的耳机,发出了声音……
  “第二天,死亡人数,1人,死亡者,张佳天。”

4.
  “不好意思……你……是谁来着……”张佳天愣了一下,能叫的出自己的名字,应该是班上同学而不是那两个外来参与者之一,只不过自己对她没什么印象……也好,不熟的话,下手更方便一点。如此想着,张佳天右手下意识往腰间别的手枪移了一点。
  注意到了对方的小动作,夕岚意识到了此人来者不善,但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毕竟,不知道对方的武器,不能打草惊蛇。“19号。”
  简单的回复让张佳天又愣了一下,脑海中飞速回忆着有关19号的印象,想起来的不过是,女生当中一号,写过文艺汇演剧本,连相貌都是没有印象的。那看起来,确实是互相之间不熟悉了,虽说只是个看起来毫无战斗力的女生,但是结盟对自己的好处不一定比直接杀了她更大……趁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时候先杀一人,后期自己资源更多胜算也就越大……
  看着面前男生陷入了沉默,夕岚也意识到了对方可能是想动手,右手悄然捏紧了手中的手术刀……不知道对方武器也就估计不了自身胜算……麻醉剂的量也不是浪费的起的……相比较于面前个子和自己差不多的张佳天,麻醉剂也许更应该用在之后可能会和自己对上的几个健壮多了的男生。
  夕岚正思考着,黑洞洞的枪口却已经抵上了她的额头。
  暗道一声大意了,夕岚下意识将手术刀握的更紧了些,这个距离开枪的话自己连跟他同归于尽都做不到……麻醉剂生效需要时间,在这期间对方完全可以开枪杀了自己……难道今天真的要因为大意没有直接动用麻醉剂而死在这里了吗……虽然不是很害怕死亡但是死在第二天这还是很不甘心啊……自己没动多少的物资就要落入这个人手里了……他会成为优势最大的人吧……
  正打算将手术刀送入对方颈部尽全力一换一的夕岚,却只听见子弹穿透皮肉的声音,接着面前原本即将杀掉自己的张佳天缓缓的倒下了。
  有狙击手!
  想到这点,夕岚都没顾得上检查张佳天是否死透,立马往旁边跑到墙后站定。按照刚才一瞬间看到的张佳天脑后的血洞,狙击手应该在对面楼,几楼无法判断,也可能是楼顶,躲在墙后应该是安全的。
  若说刚才还有同归于尽的可能,那现在,面对知晓自己存在的狙击手,可以说是一进入他视野就必死无疑,丝毫没有反抗的可能!
  夕岚只能祈祷那位不知是谁的狙击手对自己没有抱有太大的杀意……能放过自己,不然自己可能就要躲到晚上再试图趁着夜色回房了……

3.
  清晨的阳光照亮高楼楼顶,温暖不了底层的潮湿阴暗,为雨林顶端枝叶送上暖意,却穿不透茂密的枝丫,阳光消耗着沙漠不多的水分,沼泽地中的部分生物,也已被唤醒。
  第二天,正式拉开帷幕。
  轻微的脚步声打破了高楼之间的寂静,一位男生正从一栋还算完整的楼的楼顶往下走,看起来是刚到楼顶探查过但是一无所获——他拿到的是一把普通的手枪,子弹数量也不是很多,但是击杀人他就可以夺取他人的武器,也会有弹药补给。
  男生清楚的知道在生存物资耗尽之后,几乎人人都将有杀人越货的想法,到那时众人都有了防备,要动起手来自己很可能落下风。所以这才刚第二天,他就已经收拾好物品,走出了原本所在的大楼,先下手为强,比别人多一分物资就多一分胜算。
  身处城市废墟,最大的威胁便是狙击手,若是能先杀掉狙击手,拿着狙击枪自己也将成为优势最大的人,所以男生第一选择就是上楼探查是否有狙击手的踪迹。令男生大为沮丧的是,自己所处的楼并不算太高,更高处的楼顶完全是盲点。既然目前还没有狙击手的消息,男生趁着天色刚亮便起身出发了——兴许能在狙击手醒过来准备好战斗之前找到对方。
  歪七歪八的楼房遮挡住了部分阳光,也形成了些许死角,虽然不能一直躲着,却也能在赶路的过程中减少被狙击手突然袭击的风险。
  男生直接走进了离自己原先的楼最接近的一栋——这一栋也算得上高,走在外面的时间还是越少越好。
  意料之中的安静并没有降低男生的警惕,毕竟也许有人但是人还没醒,甚至也许,他已经被发现了,所以别人才故意不出声。
  看着楼梯口传来的微弱灯光,男生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第一种猜测,只是不知道是班里哪位同学,这种情况下睡前居然忘记了关灯以掩饰自己的存在。
  夕岚的睡眠向来极浅,即使来人刻意压着脚步声,她还是被惊醒了。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之后,夕岚抚上袖间,确认了一下手术刀随时可以用上,又将装有麻醉剂的小巧的注射器别在腰间,大踏步走出房门走下了楼梯。
  看见对方后,男生和夕岚都愣了许久——他们似乎不熟,甚至想不起来对方的名字。
  过了二十几秒,夕岚的声音打破了沉寂的气氛。
  “张……张佳天?”

2.
  雨林茂密潮湿,地上不知道何时便会爬过足以置人于死地的毒虫,树下的蘑菇也大都带有鲜艳的色彩,灌木丛生,好在期间有一条人为开辟的小径,然而那条可以通过的小路有些地方也长出了枝丫,若有人想通过,得先解决这些。而越是停留越容易遭到毒物的窥视。雨林中到处都是潜在的危险。
  相比之下,沙漠的可怕就是摆在明面上的了,缺水,这是最严重的问题,在沙漠中,人体消耗水分会快些。好在由于是人造环境,太阳倒也不会非常毒辣,只是若有狂风携沙粒而过,那便几乎是要命的事。
  沼泽地的危险不言而喻,偌大的沼泽,仅有几条小路可供通过,如果不慎一脚踩歪,多半将命丧于此,而且那深厚的淤泥中,又指不定会不会有蠕动的虫子钻入入侵者的口鼻,再怎么挣扎,也只会陷的更快。
  而城市废墟,高楼林立,即使有些坍塌损毁,依然可以登高望远,这种地形,狙击手是致命的,楼顶上,哪怕发现了,过去也要时间,指不定上楼的期间对方已经拿枪指着天台口,随时准备着一枪毙命了。
  这几处地方,在哪里都不会好过,只是在雨林沼泽更难先将自己安定下来罢了,而城市废墟,又怎会一开始只有夕岚一人呢?
  雨林的人,沼泽的人,沙漠的人,都在不约而同的清点自身装备,安顿好自身,不管怎么说先度过第一天,而这之后,怕是就要开始向中央前进了——毕竟,沙漠雨林和沼泽,实在,不好生存,风险太大,纵使要生存在那里,也要先找到手持医疗用品的那个人,把解药拿过来,不然死于毒虫,成为虫子的腹中餐,也是,太难受了。
  废墟楼顶,这种狙击手的绝佳位置,又怎么会没有一个枪法精准的狙击手呢?若没有,这城市废墟,是不是就太过安宁了呢?
  按照记忆中将子弹上膛拉保险,将狙击枪安放于楼顶边上,这全场优势最大的猎人,已然准备好未来几天,捕猎的行动了。
  城市废墟中的其他人,虽然也想到了狙击手存在的可能性,但还是会选择走出去,坐以待毙,可不是什么好选择,也许,狙击手在自己楼顶,反倒是自己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解决这最大的威胁呢?
  猎人与猎物的身份,从来就不是固定于某些人身上的。
  猎人已经将子弹上膛,猎物已经准备好磨尖利爪,这一次,谁才是猎人,谁,又会成为第一个,被杀的猎物?
  (第一天,无人死亡)

1.
  阴暗的环境似乎昭示着跪坐在角落的女孩未来或许并不长的生活不会很好过。女孩身边,一个黑色的拉杆箱隐匿在黑暗之中,女孩起身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阳光透进来,让有些时候不见阳光的女孩不太适应——她选择了拉上窗帘,转而摸索着去开废旧的木桌上一盏不知是否能用的台灯。
  所幸台灯还能再度亮起,女孩清丽的容颜在台灯下逐渐清晰——夕岚,高一二班19号,大逃杀参与者之一。
  夕岚稍微适应了一下灯光——不太亮的光线让这一切不是那么的难,打开了拉杆箱开始正式清点里面的物件——她刚才已经粗略看过了,都是医疗用品。
  无奈的勾了勾嘴角,夕岚轻轻拿起锐利的手术刀,幸好还有能造成伤害的……看来,是要当个奶妈啊……也不知道能活过几天,游戏规则早已清楚的烙印在自己脑海中,但是将这些告知自己的人,却没有任何印象……晃了晃脑袋,反正,这些,也不重要了,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活下去。
  挽起长袖,夕岚将手术刀固定在袖子里以确保随时能拿到。麻醉剂,也要备在身上啊。
  夕岚也是清楚的知道作为有医疗解毒用品的她可能被追杀以抢夺物品,也有可能被监禁以随时治疗自身,而在这残酷的游戏中,无论哪一种她都处于被动状态,她只能,先保护好自己。
  在刚才拉开窗帘的一小会儿,夕岚已经基本确定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城市废墟,孤岛的中央区域。一开始就在中央区域,也不知道算好还是算坏……
  这座孤岛是游戏的进行点,没有人可以从孤岛上离开——想喂鲨鱼除外。孤岛分为几个板块——南边的沙漠,东边的热带雨林,西边的沼泽,北边的高山,还有中央的城市废墟。不过这些,基本都是人为的,为了游戏,能更好的进行。除去无法攀登的高山,能活动的四个板块,都有自身的优缺点,就要看参赛者是否善于利用。
  所有人的生存物资只够三天,而只有岛上只有一个人时,那个人才会被接走,杀掉别人会有飞机空投生存物资到被杀人旁边,意外死亡或自杀者身边不会有生存物资。也就是说,三天一过,最晚第四天中午,岛上就将响起为生存而鸣的枪声。
  被送到岛上的是xx高中高一二班的全体学生与两位外来参与者——年龄相同。而在这之前,这些学生也还只是单纯念书的高中生,遇上这种事,也真的是,很不幸了。最后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所以,不能指望不杀任何一人而存活,这也是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了的问题,个人最初的装备分配也让他们或喜或忧,不过,兴许最差的东西,也能起到奇效,不是吗?这里的学生,智商,可绝对不低。
  夕岚很清楚自己手头的医疗用品有多重要——雨林沼泽中的毒虫毒草,她这里都有解药,若是有人不慎中招,最需要的,一定是自己手头的资源,所以,自己这边,最不可能平静,手术刀,也许只能用来杀人。
  既然不可能平静,也就没有必要躲躲藏藏的了,收拾收拾东西,去二楼吧,这样好歹能在别人找上门来的时候,掌握主动权,只是不知道,附近几座楼,是不是有其他人的存在,而这其他人,是否值得在这种杀或被杀的情况下,相信。

emmmm,占tag致歉,有没有太太画一下这个∑哭喊着求

细水长流(5)

*啊又拖更了,我还是慢慢来吧咸鱼太久需要复健。

9、夏日闲聊
  炎热的六月,随着热浪一同来的还有期末考试带来的烦躁——不止学生,老师也感受到了。所幸即使学校吝啬教室内没有空调,老师们还是可以回办公室缓解一下急躁的心情的。
  “我的妈呀这天怎么这么热。”午饭过后,经受了食堂到办公室途中高温洗礼的散老师迅速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走进了学校最凉快的地方——优瓦夏总是把空调温度调的特别低。
  冰凉的空调风吹散了最后一丝热气,散人也在空调出风口看见了瘫着的优瓦夏。
  本着同一办公室要相亲相爱【划掉】友好相处的想法,散人拿出了毛毯盖在了玩手机的优瓦夏身上。“温度打这么低也不怕着凉。”
  “谢了,散老师。”优瓦夏抬眼,看见了给自己盖上毯子后在椅子上瘫下来的散人,随口道了声谢。
  “哎我怎么看你很闲啊,下午没课吗?”
  “嗯没有。”
  在考试的压力下,这样没有课的下午可以说是非常难得了,但在热浪的胁迫下两人不约而同选择了瘫在办公室唠嗑,反正,其他老师都有课。
  话题聊着聊着就越发奇怪了起来。
  “诶优瓦夏,英语是不是特别催眠的一门课啊。”
  “不是,听力太无聊”
  “那为什么夕岚那丫头上你的课那么精神抖擞就怕错过一句话上我的课就一脸颓废啊。”
  “这天气你在外面待一天你也颓废。”
  “哎怎么说她也是文科生吧咋这么不给面子呢。”
  “诶优瓦夏你说这样下去班上的英语成绩会不会掉啊”
  “不知道,数学不掉就可以了”
  “哎优瓦夏你这人怎么这样,英语成绩差了高考失利升学率也要算在你头上的啊你怎么就这么不操心呢”
  看着面前作痛心疾首状念叨着那群小兔崽子的散人,优瓦夏突然觉得散人有点……像老妈子【划掉】可爱。
  走到他面前,揉了揉他的脑袋。
  “别管那群小兔崽子了,难得没课,不做些更有意义的事?”
  “比如?”
  “陪我打游戏”
  “哦真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