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岚x

优散√陆p√日常搞同学事情√

【优散】优公主散魔王{中下}

  第一次走在街上,两人只觉得一切事物都无比新鲜。此处是魔族外部的一座城池,好多东西都是优瓦夏从未见过的,魔族也全然不似人们说的凶恶嗜血,大部分仍是安分度日的居民。
  走到小巷口时,突然从中走出几个男子,为首之人手持一朵艳丽的红玫瑰,弯腰递到优瓦夏面前,轻声道,“美丽的小姐,能否允许我带您去个有趣的地方。”
  如果优瓦夏再年长十岁,这一切似乎没什么问题,但优瓦夏尚且年幼,此人行为就显得无比不怀好意。
  优瓦夏皱了皱眉,显然是不乐意,那些人见诱骗不成,互相对视了一下,拖起优瓦夏就往巷子里跑。散人见对方如此明目张胆直接绑架,情急之下迈着小短腿奋力跟了上去。
  突然被拖走的优瓦夏当下也是冷了脸,抬起空着的手,拔下发间的簪子就狠狠扎向拽着她的那人——她极度反感别人的触碰。
  优瓦夏这一击用上了全部的力气——对付一个成年男性她可不敢大意。没有料到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反抗意识如此之强,猝不及防被发簪狠刺入手臂,男子吃痛地松开了手。
  趁机拔出簪子,优瓦夏回头奔向散人那边,跑到散人旁边时站定,右手紧握前段滴着血的簪子,冷然看着那几个人——她可不会轻易放过这几个恶心的人。
  领头的男子捂着淌血的手臂,示意身后几个疑似他手下的人上前。
  “小姑娘,跟哥哥们走,叫你家里人送一大笔钱来,你不会吃太多苦头的。”
  优瓦夏左脚朝后跨了一步,眼中闪动着的光芒让领头男子心中一惊,竟是有一种作为猎物被盯上的感觉。
  男子轻摇了下头,暗道今日状态果然不好,不仅被小孩子伤到还被吓到。但下一秒他便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一道不长但凌厉的剑气已然到了他面前,他急急闪身,才险险避开了那道剑气。
  望着已被重伤,倒下的手下,和完好无损站立着的优瓦夏和散人,以及散人手中的短剑,惊叫出声。
  “你,你是魔剑士?!”
  优瓦夏勾起了一抹看似无害的笑容:“猜对啦,散人确实有魔剑士天赋,饶你不死。”
  男子正庆幸于被放过,却见优瓦夏举起发簪重重一挥,一道细小的剑气划过了他的手腕……
  “啊!!!!!”
  男人痛苦的看着自己的手——他的手筋被挑断了。
  “可惜你同时也猜错了,我也是魔剑士。”
  在男人反应过来之前,散人已经拉着优瓦夏用空间魔法瞬移走了。
  凭直觉,散人让自己和优瓦夏落到了一大片草坪上。一接触到柔软的草地,散人就索性让自己躺了下来。他也才九岁,接连多道剑气和空间法术对魔力的消耗对他来说着实有些过头了。
  稍稍恢复了一下,散人撑起身子,看着边上气定神闲的优瓦夏,当下也是想起了那最后一道剑气,“优瓦夏……簪子,也能用啊?”
  优瓦夏自然明白散人指的是什么,无奈地乱挥了两下簪子,颇有些委屈地回答:“我那皇帝老爹不给我佩剑,不用发簪我用什么啊。”
  听到优瓦夏的回答,散人噌地一下坐了起来:“优瓦夏你是公主啊,怎么不早说?”
  “你也没问啊。”
  散人哑口无言。
  短暂的沉默过后,散人手一翻,拿出一支略有些残败的玫瑰,递到优瓦夏面前:“这个,看你有点喜欢就带来了。”
  优瓦夏愣了一下,接过玫瑰——她确实很喜欢,先前看到时也有片刻愣神,没想到这傻蛋注意到了。
  “我确实喜欢……不过会凋谢啊……”
  把玩了一会儿玫瑰,优瓦夏转手扔开。
  “我会送你永不凋谢的玫瑰。”散人认真的语气和清澈的眼神让看过童话的优瓦夏红了耳朵。这傻蛋知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啊。
  在这之后他们又到其他地方玩了几天优瓦夏才打算回去。回去后自然也是被数落了一顿,不过反正她不在乎。

评论(1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