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岚x优的迷妹

优散√陆p√日常搞同学事情√

【优散】童话系列

*日常深夜党。。
*泥萌再不点梗我真的要写不出东西了啊。。

以下正文
—————————————————————————————————————————4、灰姑娘
伯爵家中有着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大女儿叫莫林,二女儿叫莫娜,最小的儿子叫逍遥散人。(请忽略为什么姓氏不一样。。顺便说一句散人的名字和伯爵家没有半毛钱关系,之所以要说明这个。。看到后面你们就知道了)虽然散人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但是伯爵之位却并不是世袭制,在这样的背景下,性子温和的散人,便是受尽两位姐姐与继母的欺凌,伯爵又常年不在家,照顾不到散人。
散人在被欺凌中,活到了十八岁。这年,王子要举办宫廷舞会,两位姐姐和继母都急着要去,散人倒是落得个清闲,不需要他干活,也会有好几天无人打骂他,他终于可以自由地出去玩几天了。
舞会第一天早上,继母和两位姐姐前脚刚踏出家门,后脚散人便溜了出去。散人走啊走,走进了一片陌生的森林当中,时间渐渐逼近正午,散人无比后悔没有记路,但好在这么大个林子,总会有守林人,询问一下就能知道回去的路了。想到这,散人无比悠闲地啃了一口刚摘下来的苹果。
散人逛着逛着,树木渐渐稀少,迎面而来的,变成了铺天盖地的荆棘。荆棘之间很明显有路,但是路上也很明显有着尖刺的阻拦。
反正也是闲的无聊,这路倒像是有人刻意弄成这样,不妨玩玩。
这样想着,散人开始了跳刺儿。一开始的路都算还好,后来尖刺越来越密集,看似过不去,实则又是能过去的,只是身上免不了多添几道伤口。当散人好不容易通过了一个刺儿但是身上又多添一道伤口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动作非常快,似是很熟悉这些尖刺的位置。转眼间,那人便来到了散人面前。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那人一开口便是问散人的身份,似乎对散人的来到非常惊讶。
“那个,我叫逍遥散人,难得有空出来走走,结果在林中迷路了,看这好像蛮好玩的,就试着跳了会儿刺,嘿嘿。”散人发动了默认技能,傻笑。就是因为他喜欢笑,才被继母和姐姐认为是傻子,肆意欺负。。
“真是个抖m”那人毫不留情地出言讽刺散人,还看了眼散人身上的伤。
“哦你说这伤啊,嘿嘿,我都习惯了”
习惯了?这要经历了什么才会习惯如此的疼痛。。
“我说了这么多,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呀?”
“优瓦夏。这个地方是我设计并且建造的”
“啊啊是吗,不好意思啊没打声招呼就随便闯进来了。”散人十分地尴尬,毕竟自己没打招呼就闯进了别人的地方。
“无所谓。”
“你很喜欢这样跳刺儿吗?”
“还好,起码这样跳刺不用思考一些很烦人的事情。”
“说得很有道理啊”
在那之后,由于优瓦夏的默许与陪同,散人继续着他的跳刺儿事业,反正舞会要持续好几天。
舞会的最后一天晚上,散人经过多日的努力,终于跳过了最后一个刺儿,手臂上却也又多出了一道伤口。散人不以为然地准备随便处理一下伤口并且庆祝自己通关时,受伤的手臂被早就呆在终点处的优瓦夏一把拉过,并拿出了药膏和绷带替散人处理伤口。这么些天下来,两人也算并肩战斗,熟络了不少。
散人看了一眼月亮的位置,慌慌张张地跟优瓦夏问出林子最快的路,在得知路线之后,匆忙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优瓦夏望着散人离去的背影,轻笑一声,“会再见的。”
舞会之后的一个月,出了件大事。
王子在宫廷舞会期间找到了心仪的人,却不知是哪家的人,要挨家挨户寻找。奇怪的是王子宫廷舞会时并没有出席。。
此时的散人,继续干着活过着被欺凌的日子,反正王子找对象不关他事,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王子终于来到了伯爵家,散人的两位姐姐莫林与莫娜纷纷跑上前去看王子,发现并不是自己所见过的男子之后十分失望,但依然十分热情,期待着王子能转变心意看上自己。
这时候散人刚好走出门,一看到传说中的王子,惊了。王子优瓦夏微微一笑,手指向了散人“我要找的人就是他”
“诶诶?!”“怎么,不愿意?”“啊。。。没有。。只是很惊讶”“那就走吧,我的王妃,嗯哼?”“\(//∇//)\”




小彩蛋:
“诶诶,优瓦夏,我在伯爵家穿着破衣服,脸上还被抹了灰,你怎么认出来的?”“我给你涂的药膏,有特殊的味道”“。。。优瓦夏你真是跟狗似的”“对啊,跟散人似的”“。。。优瓦夏你大混蛋!”

评论

热度(20)